830亿件快递垃圾围城,为何绿色回收这么难?

原创 PC4f5X  2021-01-13 22:51 

撰文/刘雪儿

编辑/陈芳

原标题:830亿件快递垃圾围城

830亿件,同比增长30.8%,这是我国快递业2020年的成绩单,作为全球第一大快递国,我国再一次刷新了纪录。

刚刚过去的2020年,可以说是我国快递业突飞猛进的一年,业务量先后突破500亿件、800亿件两个大关,并且从500亿件到800亿件,只用了短短三个多月的时间。

这堪称中国速度,2006年我国快递业务量只有10亿件,八年后的2014年突破100亿件,六年后超500亿件,快递业一飞冲天背后主要得益于网购的迅猛发展。按照2020年的数据计算,相当于中国14亿人人均每月收取约5件快递。

不过,快递业务量狂飙猛进背后,垃圾污染问题也日益严峻。

拿济南生活废弃物处理中心举例来说,早在2017年就有航拍发现,这里垃圾山足足有30米高,几辆垃圾运输车倾倒完,推土车轮番上阵,把各色包装袋的垃圾推向填埋场。偶尔有风拂过,塑料袋被吹得满天飞。据了解,这里每天接收全济南4500吨-5000吨垃圾,双11后几天甚至突破5000吨,包含大量的快递包装垃圾。

时至今日,快递垃圾的处理能力并没有跟上快递业的发展脚步,浪费和污染每天都在上演,连深入城市毛细血管的废品回收站都解决不了。

一些人的谋生行当

废品回收站与城市似乎有点割裂,在高楼林立的北京北三环,一个小区的临街废品回收站,仿佛从上个世纪90年代穿越过来,地面凹凸不平,有几个坑坑洼洼的洞,白墙斑驳,有些墙皮已经脱落。墙上挂着一顶挂钟和空鸟笼,屋里堆着报纸、金属、纸箱等。

这家店是钱建国的地盘,每次有人送废品上门时,他就放到门口的秤上称一下,算好价格后,从身旁的铝锅里拿出小额钞票和硬币递给对方,然后伸手把废品丢进门口分别放纸箱和金属的两辆大卡车上。

今年50多岁的钱建国,和废品打了半辈子交道,20多年前就开始从事废品收购生意。前些年他盘下这块店面,后来带着老婆和儿子一起做。他透露,这家店归属于一家再生资源回收公司,他们每月拿固定工资加提成,一个人年收入有四五万元。

钱建国对现在的行情很满足,“纸箱涨价了,以前一公斤1.2-1.3元,最差的时候是2013-2014年,只有五六毛钱,现在涨到1.5元。”这对钱建国来说当然是好事,因为这几年快递纸箱越来越多,纸箱占他们回收物的七八成。

这当然得益于快递业的迅猛发展,我国快递包裹量与日俱增后,让纸箱回收这门生意兴隆,“废纸大户”张茵就是靠破纸箱成为中国的女首富,1957年出生的她经过调查拿着3万元一头扎进了深圳废纸回收业,从香港倒腾废纸回内地赚了一大笔,后来还创办了中南纸业,业务范围也扩大到美国,从美国低价回收废纸回中国售卖,最终于2006年超越黄光裕成为中国第一个女首富。

纸箱废品回收的财富故事吸引了1200多万人从业。来钱建国回收站的有清洁工人,还有没太多事干的老人。有时候,为了抢生意,还会发生争抢地盘的情况,有的是站点与站点抢,有的是捡纸壳的人之间抢。

“经常是小区搞卫生的不让拾荒老人捡垃圾,2010年以前有打架的,遇到什么打什么,棍棒、铁锹我都见过,酒瓶倒没看过,之后打架少了,一般就吵吵骂骂的,毕竟报警对谁都不划算。”钱建国如是说。

相比之下,在路边停个大卡车收废品的李铁铁父子俩就艰苦得多。他们在一家再生资源利用公司处承包了北京望京的部分区域,每天开个大卡车来路边,从早上8点待到晚上5点,除了过年和下雨下雪天外,几乎全年无休。

父子俩来自河南信阳,30岁的李铁铁做这行五六年了,老婆孩子都在老家,几年前忙不过来把老父亲接来打下手,他还有个姐姐在燕郊也干这行。每天早上六点多,父子俩就得起床,匆忙洗漱、喝完粥,就得从六环外的出租屋开车一小时往四环的“工作地”赶。

纸箱也占李铁铁父子俩回收物的七八成,他们感慨最近快递纸箱变得越来越多了,每天几乎都能装好几百斤,塞满大半个卡车,剩余空间装点金属杂物,车顶上再拴上装有塑料瓶的大袋子。不时有附近拾荒或社区废品站的人过来,李铁铁一般会负责上秤,父亲负责把货物码好。旁边是一排掉光叶子的大树,绿化带的枯草边缘砌着水泥落台,闲暇时父亲会拿过草丛上的冰块洗洗手,坐在落台上抽烟。

对钱建国和李铁铁父子来说,废品回收给了他们在北京这个城市落脚的机会。朴素的李铁铁父亲挺知足,“收入还行,两个人一年十几万元,比种地强。”钱建国看得通透,“这是我们生活的东西,我们没文化没文凭,没办法只能做这个,不是很赚钱,但也没大的风险。”

快递垃圾处理费用将高达43亿

虽然纸箱回收养活甚至造富了一批人,但放眼整个快递业产生的垃圾,并不是所有的垃圾都能变废为宝,那些无法回收的,它们无法被再次利用,最终给社会带来了很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。

中华环保联合会联合发布关于中国快递包装废弃物的报告指出,从2000年到2018年,在中国特大城市,快递包装垃圾的增量已经占到生活垃圾增量的93%,在部分大型城市这一指标也飙升到85%-90%。

快递垃圾量猛增背后是快递包装使用量的大幅提升。从2000年到2018年,快递包装从2.26万吨增加到941万吨,其中纸类占91%,塑料袋占9%。这是什么概念?要生产、使用、处理941万吨垃圾,会排放1303吨二氧化碳,这需要7.1亿棵树才能将其吸收。

然而,快递垃圾中真正能回收的比预想中要少得多。据了解,我国快递包装以纸箱和塑料袋为主,纸箱类快递包装约占44.03%,塑料袋类包装约占33.5%,套袋纸箱约占9.47%,还有其他包装材料如编织袋、泡沫箱、文件袋等,以及运单、胶带、填充料等辅助材料。

这之中,纸箱类只有不到5%被重复使用,按重量计算有80%被回收,还有15%混入生活垃圾,而塑料袋回收程度更低,除了泡沫箱一类能达到70%-80%的回收率外,胶带、运单、塑料袋都是“回收困难户”,按质量计算有99%的快递包装废塑料混入生活垃圾,被焚烧或填埋。

赵书会是北京望京某小区垃圾分类处理站的工作人员,她每天的工作就是迎接装载六个垃圾桶的小三轮车,再操作机器将垃圾倒入大垃圾车里。“生活垃圾里好多塑料袋,也有快递包装垃圾,附近几个小区每天有十几吨垃圾。”

印象里,赵书会记得回收站已不再接收各种颜色的、坏的塑料袋,“以前一公斤还收三四毛,甚至七八毛,现在只收白色、厚实、干净的塑料袋,1公斤1块钱,只有部分快递垃圾袋符合要求。”

纸箱和泡沫箱才是回收人的“黄金屋”。距离该小区10公里外的北三环某小区,一个身穿暗灰色棉袄的男子骑着小垃圾车在转悠,车后面捆的两个大编织袋却干净如新,里面装满了泡沫箱和纸箱,他说不收塑料袋。

河南省社科院城市与环境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彭俊杰曾透露,塑料作为人工合成的大分子聚合物,最大危害是不可降解性,而且燃烧产生的有毒气体,如甲苯、氯化氢等,少量会导致失明。此外,得不到有效利用的快递垃圾,会额外增加垃圾处理成本。按照快递行业增长速度,有报告估算,到2025年,中国需要填埋的快递包装将达609万吨,处理费用需要近43亿元。

为何绿色回收这么难?

为什么快递垃圾造成这么多浪费?本质上这是个衡量投入产出比的数字游戏。

比如回收率最低的快递塑料包装就不太受待见。上海绿化市容局曾将废塑料列为可回收物,泡沫塑料归为低价值可回收物,污损的塑料袋被打入黑名单,属于“不宜列入可回收物的垃圾品种”。

这一切都与成本有关。垃圾分类回收平台易代扔CEO张洪铭曾透露,泡沫塑料回收后能做成泡沫塑料砖,但体积大、重量轻、物流仓储成本高,大部分地区很难推进,而快递外包装袋属于二级塑料,理论上回收后可炼油,但也因成本过高,执行中被作为不宜列入可回收物的垃圾品种。

这点赵书会深有体会,尽管白色的厚实干净塑料袋被放开回收,但她和同伴并不感冒,“没分量,一大袋才卖一块钱,谁愿意?”在AI财经社走访的几家废品收购站点,老板们表示塑料袋回收很少,收到的塑料制品大多是塑料瓶。

来自源头的快递垃圾浪费也很难禁止。在北京望京一家圆通快递站点,快递员张峰正在给一个微波炉大小的包裹上胶条,本来把袋子外的封口包好就行,顶多三四道,但他却绕了十几道,淡绿的编织袋外尽是土黄色的胶带。

“公司不会管包装(用料)的事,只要求包好,不然得担责,一般都会多裹几道。”张峰说。果不其然,站点内堆放的大大小小的包裹,无论是纸箱还是塑料袋外包装,外表都被土黄或透明色的胶带掩盖。

这并不罕见,除快递网点外,一些商家为了减少货物磕碰带来的损失,也会过度包装,造成大量的纸箱、泡沫纸、胶带浪费,有时打包后,商品的体积翻了不止一倍。

有人曾提出采用绿色包装,这也被国家邮政局专门列为指导意见中,但推广也面临高成本难题。

菜鸟绿色行动负责人牛智敬曾对媒体表示,无胶带纸箱、环保快递袋的价格约为普通纸箱和快递袋的1.5倍-2倍,可降解胶带价格是普通胶带的5倍。有估算显示,如果国内830亿件包裹全部采用绿色包装,增加的成本将在百亿元级别。

这让快递公司颇为为难。因为受制于价格战和供需关系,圆通、申通、韵达的单票收入已在2元出头徘徊,再增加包装成本可谓雪上加霜。中通快递研究院院长朱逸委婉地说了一句,“低成本的绿色耗材对推广绿色包装很重要,毕竟快递行业的利润已经很薄了。”

但快递垃圾带来的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问题已刻不容缓,2020年12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八部委《关于加快推进快递包装绿色转型的意见》,提出到2022年电商快件不再二次包装比例达到85%,可循环快递包装应用规模达700万个,并争取到2025年实现电商快件不再二次包装,可循环规模达1000万个。

为了解决垃圾问题,政府部门频频出动。2020年11月,北京就出台了最严“限塑令”,聚焦电商快递、餐饮、外卖平台、批发零售等行业的减塑力度,减少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制品的使用,积极促进塑料废弃物分类回收和循环利用。

企业层面也有所行动,菜鸟推“回箱计划”,京东投放可循环快递箱“青流箱”,苏宁推可循环共享快递盒。此外,顺丰、中通、圆通、百世等快递公司也都设置了回收箱,但在执行过程中并不如意。

一家快递公司负责人曾透露,纸箱回收计划“没有达到预期目的”。原因在于用户和快递小哥在回收上的痛点都不强,理想的规划是用户收到快递就拆开,然后把纸箱交给快递员带回去循环使用。但很多时候,用户不在家,无法当场签收,也就无法拆开快递。而对于快递小哥来说,时间就是金钱,他们忙着配送,也没有时间等着回收。

即使有固定网点回收,大部分用户也不会拖着纸箱送到回收网点。更多情况下,他们会直接丢到楼下垃圾桶里。

当前,包括顺丰、中通、申通、韵达、圆通等在内的快递公司都享受着行业高速发展带来的红利,几家市值均在百亿之上,顺丰更是高达4000多亿元,某种程度上,他们已经是大企业,应该承担更多减少快递垃圾的社会责任,但显然,他们做得还不够,不少人压根不知道他们推出的回收计划。

在成本考量下,快递垃圾造成的浪费和污染问题重任,似乎被身居城市底层的废品收购站人员莫名承担。

夕阳西下,最后一抹暗黄消失在远处的树影里,路边的李铁铁父子还在等最后一个来晚的客户。一会儿,开着小三轮的收废品老人来了,三人合力把纸箱和几捆建材垃圾卸下来,用方言寒暄着最近的恶寒天气和收成。收下一叠小票,老人开着车扬长而去,父子俩也跳上车,消失在暖黄灯光下的深蓝夜色里。

(应人物要求,文中钱建国、李铁铁、赵书会、张峰均为化名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gzxctygs.com/318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PC4f5X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